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

  • 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壁谢
摘要

宝玉的生日那天,同时也是宝琴的生日,所以当宝玉在梨香院陪薛蝌吃完寿面,喝了两杯酒以后,就和宝钗,宝琴两姊妹一起回到了大观园里,打算和姐妹们一起举办一个生日宴会。

宝玉的生日那天,同时也是宝琴的生日,所以当宝玉在梨香院陪薛蝌吃完寿面,喝了两杯酒以后,就和宝钗,宝琴两姊妹一起回到了大观园里,打算和姐妹们一起举办一个生日宴会。

临走之前,宝钗就特意嘱咐了薛蝌,一会儿不用再往大观园里送酒席,这个虚礼就免了,然后,当姐弟三人一起进入了通往大观园的小角门后,宝钗立即就让婆子把角门锁好了,并且还把钥匙也拿到了自己的手里。

钥匙,是一个家庭中权力的象征,只有像平儿这样的,以荣国府管家人王熙凤的得力助手的身份,才会把钥匙带在自己身上的。

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
宝钗可是一个善于藏愚守拙的人,就连她在帮着荣国府理家的时候,都是“事不干己不开口”的,现在,怎么忽然对这把象征着权力的,别人家的门钥匙这么感兴趣了?

而且这么一来,也不方便啊,当时薛姨妈也是住在黛玉的潇湘馆里的,要是赶上有什么事,她想要回趟家都回不去了,宝玉对此也感到了十分的疑惑。

紧接着,宝钗就向宝玉解释了自己这么做的原因:

“小心没过逾的。你瞧你们那边,这几日七事八事,竟没有我们这边的人,可知是这门关的有功效了……殊不知还有几件比这两件大的呢。若以后叨登不出来,是大家的造化,若叨登出来,不知里头连累多少人呢。……你只听我说,以后留神小心就是了,这话也不可对第二个人讲。”

宝钗的话说的很有道理,当时荣国府里的确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,而这扇角门是大观园通向薛家住的梨香院的,宝钗可不想让自己家里的人搅和进荣国府里的这些烂事儿中去。

那么,作者写这个情节,单单是为了表示宝钗的小心谨慎么?细想起来可不是这么简单的,我们还要考虑当时还是属于特殊时期——国孝之中的。

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
宫里的老太妃薨了,所以王公贵族之家在三年之内,是不允许有婚嫁和各种娱乐活动的,宝玉的这次生日宴,往小了说是大家一起吃个饭,往大了说,可就应该算作是宴饮娱乐了,这要是让不怀好意的外人知道了,“叨登出来,不知里头连累多少人呢。”

这也是贾府为此不得不解散私家戏班子的原因,因为以前就发生过因为在国孝期间因为看了场戏,五十多名官员被革除了功名的案例,而且事件的主人公,就是小说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最欣赏的剧作家,戏曲《长生殿》的作者洪升。

不过,在这个康熙年间著名的“《长生殿》观剧案”中,洪升只是个躺枪的角色而已。

洪升的好朋友赵执信[shēn],出生于官宦世家,而且他本人也称得上是学富五车,年少得意,在科举仕途上是一路绿灯,十四岁就中了秀才,十七岁中了举人,第二年就中了进士,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做了一名京官。

少年成才的人,往往会变得恃才傲物,目中无人。

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
黄六鸿是江西人,先后做过山东郯城,河北东光的县令,后来终于进京做了一名给事中,也就是到处给官员,甚至是皇帝提意见的一个官职,在清代,这已经是正五品的级别了。

刚从地方来到京城,黄六鸿自然要到各处的京官那里去“打点”一下,联络一下感情,顺便再送上一些自己的得意之作,来显露一下自己的文学才华。可是,当他送到赵执信那里的时候,却被人家给来了个“土物拜登,大稿璧谢”:

东西不错,我留下了,可这些诗词文章,写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儿,拿回去,不要。

人家黄六鸿也是举人出身,大家都是文人,赵执信的这个做法就有点儿太伤人自尊了,这个仇,可就让黄六鸿牢牢地记在心里了。

康熙二十七年,洪升根据自己的旧作《沉香亭》,进行不断的删改,再由《舞霓裳》最终定稿为《长生殿》,历时长达十年之久。这部戏剧一出世,就引得上至皇宫贵族,下至平民百姓,无不为之欣喜若狂,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
当然,从中获利最大的,还是京中的戏曲班子和戏子们,“一时朱门绮席,酒社歌楼,非此曲不奏。缠头为之增价。”所谓“缠头”,就是指演出完毕,客人赠送给艺人的锦帛,后来就泛指礼物了。白居易在他的《琵琶行》中,琵琶女说到自己当年的风光之时,就有“五陵年少争缠头”的句子。

康熙二十八年,当时京城中最兴盛的昆曲“内聚班”为了感谢作者洪升,就以为洪升庆祝生日为契机,专门为他演出了一次《长生殿》,洪升也很高兴,便把他在京中做官的好友都邀请来了,其中就有赵执信。

可是,他们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当时距离康熙最宠爱的佟皇后去世,仅仅才一个多月的时间,属于是国孝期间,是不允许有生日宴会的娱乐活动的。这可就让当年受辱的黄六鸿抓住了赵执信的把柄,把他们一股脑儿地都告到了康熙那里:“谓是日系国忌,设宴张乐,为大不敬,请按律治罪。”

当时在场的,大约有五十多名官员,最后都受到了革职的处分,赵执信从此也就远离了官场,而剧作家洪升,当时已经是一名国子监的监生,而且不久以后就能当上县官了,最后却落得个被康熙革去了功名,终身贫困潦倒。

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
可怜一曲《长生殿》,断送功名到白头。

好在康熙只是惩治了看戏的官员,而没有对戏剧《长生殿》下手,在康熙三十四年的时候,《长生殿》终于得以刻印出版。

在康熙四十三年的时候,江宁织造曹寅就在南京的寓所里排演了全本的《长生殿》,并且邀请了他的好友洪昇前去观赏。

在小说《红楼梦》中,包含着大量的戏剧《长生殿》的元素,元妃省亲时点的第二出戏《乞巧》,就是出自于这部戏。秦可卿之死,脂砚斋在批语中就说作者这是“用史笔也”,批语中提到的“遗簪”、“更衣”,就都是出自于《长生殿》中的折子戏。

宝钗把钥匙握在自己手中,可不仅仅是怕丢东西,其中作者大有深意
众姐妹在大观园里为宝玉举办生日宴会,当时恰好也是在国孝期间,这都和康熙年间的“《长生殿》观剧案”极其相似。所以,小说作者在这里特意地安排了由宝钗来稳稳地掌握住钥匙,以免被外人发现大观园里的“设宴张乐,为大不敬”。作者既是在暗示当年的那场轰动一时的大案,也在为自己最喜爱的戏剧家洪升鸣不平。